採訪整理_林慧芳 徐佳鳴 攝影_吳魯
  就政治情況來說,馬來西亞是比較特別的;錶面上她是民主政治,事實上她是建立在種族政治基礎上。從1957年獨立以來,她是建立在種族政治的基礎上,對待不同種族有不同的法律。若以西方民主標準來論,這是不對的!馬來西亞的政治意識形態也認為西方的人權觀與政治權力關係是不適合東方的,所以憲法上可以保障馬來人的特殊權力。簡單地說,是排斥西方式的民主。
  —— 臺灣學者陳鴻瑜
  獨立50多年以來,憑藉對信息的嚴密控制、對反對派的恐嚇以及直到最近還很強勁的經濟增長,馬執政聯盟一直牢牢把持著權力,不曾間斷。然而,全世界對馬航客機失蹤一事的困惑已對該國家長式的專斷政治文化提出了挑戰,也讓該國慣受嬌縱的領導人受到嚴厲評判。
  ——《紐約時報》
  馬來西亞方面應該受到批評,他們對這件事的應對糟透了。
  ——美國華盛頓戰略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專家恩斯特·鮑威爾
  儘管從理論上講是一個定期舉行選舉的民主國家,但馬自從獨立50多年來一直被同一個執政聯盟所統治,而這個執政聯盟以缺少透明和對媒體及公民的 冷漠 而出名。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約舒阿
  馬來西亞心照不宣地承認,摩天大樓和奢華的商場不能掩飾東南亞最嚴重的巨大貧富差距、族群間持續的緊張關係、岌岌可危的民主制度,以及高調的暴力犯罪風潮。
  —— 馬來西亞籍旅英小說家歐大旭
  他們從來沒有面臨過展開此類行動的壓力,但是,國際社會已經盯上了他們,他們根本無處藏身。
  ——曾為馬來西亞一名反對派政客擔任助理的管理顧問李怡美 (Lee Ee May,音譯)
  多年來,馬執政黨認為高質量的公路、港口和橋梁,標誌性的摩天大樓和新首都會引領該國走向繁榮,但事實上, 軟件環境更重要。
  —— 阿聯酋 《海灣新聞報》
  這幾乎是一個 獨一無二 的情況,誰都會猝不及防。
  —— 前馬來西亞高級公務員拉蒙·納瓦拉特納姆(Ramon Navaratnam)
  馬來西亞政府已經習慣了先前的日子,這場危機讓官員們以他們並不熟悉的方式承擔責任。
  —— 馬來西亞前律師協會主管亞比加·斯里瓦森
  如果不催他們 (馬來西亞官員),他們就不會行動,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行政管理能力,但也與他們的文化有關。
  ——雲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東南亞的學者朱振明
  像 (馬航)這種關聯企業,包括公務員、軍方,少數族裔很少,基本上都是馬來人。這可能導致整個隊伍素質會打折,因為不完全是擇優錄取嘛,還是按照種族優先的原則。馬來西亞政府的效率一直是個問題,不是有個U盤的發明人(註:指馬來西亞華人潘建忠)最後把企業搬到臺灣去了嘛,他覺得政府太慢,而且明裡暗裡對華人企業有一些刁難和歧視。
  —— 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教授莊禮偉
  如果你說馬來西亞失敗 (處理客機失聯),這也意味美國和其他(協助)國家一樣失敗。要批評的確很容易,可是大馬面對的是一種世界上任何國家都不曾面對的情況。現在不是玩 責怪游戲 的時候。
  ——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
  總體來講,馬來西亞乘客家屬基本相信政府,也比較有耐心等待。至於政府專業不足的指責,馬國人也這麼認為,但可能就是因為太熟悉本國政府的能力,所以他們不會認為政府會有什麼隱情,僅僅是能力的問題。
  ——蕭偉基,來自馬來西亞吉隆坡,現居香港,新聞人  (原標題:馬來西亞:國際社會已經盯上你了)
創作者介紹

3988

kybyj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