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傳奇~31(著作權所有) 第三一章 嚴之浩搶功上奏釋帝疑 「想那山賊橫行危害地方,官府也拿他無可奈何,可是山寨卻在一夜之間被燒毀殆盡,賊頭惡貫滿盈的消息想必也會傳到官府耳中,難道沒人?問姓巫的屍首在哪裡?再說,山寨被剿平這可是大功一件,當地官府沒有不居功之理,當府尹將此事呈報到京城,皇上焉有不知之理。當皇上得知此訊息,依皇上善疑的個性,再依山寨與張壯士居處相近的地緣關係,皇上難免不會起疑才是。」 「問得好,雲公子果然仔細。請聽我與你解釋。我在前面所敘述的過程中提到: 我將大虎的隨身兵器『 長灘島寶刀與弓箭』事先呈交給皇上,後來大虎化妝成黑衣人前往山寨與姓巫的大王對決時所用的兵器卻是齊眉棍。那是因為我對皇上稟報大虎在江湖中的外號是『刀箭雙絕』,因此皇上認為大虎擅長的兵器只在刀與弓箭,殊不知大虎的武學還精擅棍法,由於大虎行走江湖時身上已攜帶二件短兵器,若再拿著齊眉棍這種長兵器終是不便,所以江湖中人均以為大虎只擅長刀與箭,便以『刀箭雙絕』稱呼他。 他將面孔蒙住就是不欲讓山寨的人將他的面貌長相傳將出去,否 買屋則江湖中人只要一聽聞他的長相就會知道這蒙面人就是大虎,而皇上派出去的眼線必定會得知這個訊息而稟報皇上。 再來就是大虎在山寨前自稱他是由大漠來的,因此他對那些山賊所說的話故意夾雜一點大漠口音,而讓那些山賊信以為真,這也是掩護大虎身分的障眼法。 我們也想到像姓巫的大王這等重要人物官府早將他恨得牙癢癢的而欲擒之而後快,他的突然不見難免會遭官府起疑,所謂:生要見人,死要見屍。而姓巫的屍體要被我們用來偽裝成大虎的屍體,可是由誰來頂替姓巫?澎湖民宿澈芶撽O?我們又不能濫殺無辜。這一點可真讓我們頭疼良久,後來還是大虎決定要在山賊中尋一個做惡較多的人殺之來取代自己,而讓姓巫的屍首留在原處讓官府辨認,雖然這種下下策難免會讓其他山賊起疑,可是我們實在已別無他法了。 沒想到事發之時憑空跑出一位胡巧兒的爹被姓巫的殺死在山寨裡,這讓大虎不用再多造殺孽。因此大虎趁胡巧兒在昏睡之際即放火燒了山寨,免得胡巧兒要大虎幫助尋她爹的屍首去安葬。對於這一點是大虎一直愧對胡巧兒的地方,事後我們也都在勸大虎『成大事不拘小節』, 太平洋房屋何況胡巧兒的爹又不是大虎所殺,我們只是適逢其會利用他爹的屍首來補填我們這個計策的薄弱之處。 山寨被摧毀,姓巫的被蒙面俠所誅之後,當地府尹嚴之浩於第三天方得知訊息,他心裡卻是不信,因為他曾派重兵前往山寨欲剿滅這批山賊,卻總是無功而返,自己反而折損了十多名兵將,蒙面人怎麼可能單槍匹馬就殺了姓巫的賊首平了山寨,何況那姓巫的賊首的武功是那麼的高強,府裡的兵將竟無一人能擋其鋒。可是傳訊者實在言之鑿鑿,嚴之浩在半信半疑下於次日派兵前往察探,果然他們看到山寨確實已被燒毀,在餘燼中他 租屋網們發現一具大人屍體被焚燒後所遺留下來的骨骸。這下嚴之浩不得不信傳言是真,而且他還斷定那付骨骸是蒙面俠將姓巫賊首的屍首丟進火中一起焚燒的。 於是嚴之浩立即撰寫奏章上表朝廷,他的奏章是這樣寫的: 『臣信安府府尹嚴之浩上奏,信安府近旁有一股山賊據山為寇,為首者巫嘯天性格殘暴,殺人不眨眼,渠自持武功高強,無人能敵,故常帶眾山賊下山殺燒擄掠,強取豪奪,無惡不作,過往商旅遭其殺害者時有所聞。臣曾多次派兵前往欲剿滅該股山賊,奈因本府官兵對該地之地勢不甚熟悉,加之山賊在叢林中神出鬼沒,致本府官兵折損多人仍無法 個人信貸將之剿滅,此為臣之無能。近日本府來了一位蒙面俠私下造訪於臣,蒙面俠允諾臣可代為擒殺巫嘯天,惟臣需以白銀百兩酬之,且給予其餘賊人改過自新機會而不追究其惡。臣欲問蒙面者之大名,蒙面者僅告知來自大漠而不言其名。臣為早日平賊以安民心,乃允之。今賊首巫嘯天已在蒙面者所持之齊楣棍下伏誅,屍首被蒙面者所焚。臣深入查察,巫嘯天平日所用之寶刀確實是置於那付骨骸旁邊,因此臣認定那付骨骸確為巫嘯天無疑。今臣已將巫嘯天之骨骸曝於刑場三天示眾,以儆傚尤。而蒙面者於解散山寨其餘賊人並向臣具領酬金之後即返回大漠。臣嚴之浩謹以實情奏呈 萬歲萬歲 租房子萬萬歲。』 信安府府尹嚴之浩的這篇奏章無疑是幫我們向皇上證明蒙面俠是另有其人,而姓巫的賊首的骨骸確實擺放在信安府刑場上。我們認為皇上的疑慮應是消除了。」 雲弘俊吁了一口氣,似是在為張大虎能脫身而吁的,他說: 「信安府府尹嚴之浩的那封奏章的確可以成為張壯士脫身的間接證據,不過,他卻將張壯士除惡之功攬在自己身上,並藉此想貪污官銀一百兩確是無恥。我真的為張壯士感到慶幸與高興。」 「那嚴之浩素有貪名在外,只是我們一直難掌握他貪污的確切證據,因此無法將他繩之於法。而這次我們明明知道他的奏摺所呈是假,卻又無法明講,只好任他繼續逍遙法外了。」 雲弘 租辦公室俊提出一個新問題道: 「魏老,那您與員外又怎麼離開朝廷聚居於此的?」 魏福生拿起茶杯道: 「雲公子,先讓我喝口茶潤潤喉再說與你聽吧!」 雲弘俊不好意思道: 「魏老,對不起,是晚生太過性急了。」 「別在意,雲公子。」魏福生喝了口茶繼續說道:「這件事過後,皇上即未再向我提起過與這件事有關的任何事。過了半年,恩師就向皇上奏呈說年事已高,心力有所不從,為擔心因自己的健康不佳而誤了國家大事,擬請皇上恩准他告老還鄉。」 雲弘俊望向員外,但見員外對他點了下頭,他又轉向魏福生,這回他不再催魏福生了。 魏福生繼續說道: 「皇上因敬重恩師是仁宗皇帝面前的重臣,且對朝廷亦有重大貢獻,因 酒店兼職此除了恩准恩師告老還鄉,同時特恩賜恩師白銀萬兩及錦緞千匹供其養老。恩師就這麼風風光光體體面面地帶著他的忠僕杜平離開京城,出了城後,恩師即匿蹤潛行不再招搖。他憑著大虎給他的密箋上所繪製的地圖找到了此處定居下來。」 雲弘俊又生起一個斗大的問號: 「這個處所是原來就有的嗎?如果是,怎會有人想在這人跡罕至的地方興築這棟華宅呢?」 魏福生搖搖頭說: 「不,這座宅第是胡巧兒出面雇工興建的。」 雲弘俊訝然道: 「胡姑娘出面?」 魏福生點頭道: 「不錯,就是她。事情是這樣的: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ARMANI  .
創作者介紹

3988

kybyj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